5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7 13:09:5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武汉市东西湖区的一场送别仪式后,湖北省委书记应勇对首批撤离的同济大学上海医疗队队员说,“之前我在上海送你们,现在我在湖北送你们回。开慢点,注意安全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多个省份迎来跨省履新“一把手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家人以为我被坏人害死了,我不忍心看到他们这样担忧,就下定决心回家了。”回家后,郑永全坦白了“失踪”的真相:大学期间因贪玩成绩很差,最终没能拿到毕业证,没有勇气跟家人联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像飘萍一样,风一刮,又换了一个容身之所。郑永全所就职的安保公司通常跟甲方公司签一年或者半年的合同,合同一到期如果续不上,领导就会把他再分配到其他城市。他只好又一次搬家,带着简简单单的行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回忆,那晚自己还未找到工作便在网吧留宿,无奈手机欠费,只好用网吧的电话打给父亲报平安,电话却被别人无情地挂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永全回家的动车从西安北站出发,到西宁站要五个半小时,他看着窗外天色一点点暗下去,脑海构想了很多种回家的场景:父母可能会很生气,村里人会对他指指点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永全回家的消息在那个小地方不胫而走。第二天早上十点左右,家里就开始陆续来人。亲朋好友聚在一起,为他放鞭炮庆祝,炒点菜和肉,喝点小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永全家住青海省西宁市湟中区,离家后,他开始在当地找工作,那通“被陌生女子掐断的电话”正发生在这段时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7月28日深夜,母亲和叔叔到西宁火车站接他回家。六年没见,当郑永全还没从火车站出来的时候,母亲一直在那里哭,等儿子出来之后,母亲马上擦干了眼泪,跟他说的第一句话是“你比以前胖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家的情景和郑永全想象的不大一样。